傅平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於是,解救人質、化裝偵查、千里緝捕、金錢腐蝕、女色下套、斷尾求生……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
  侯國林走出李福鎮派出所時,雨剛停,太陽穿過雲縫射下刺目強光,因長時間在陰暗的留置盤查室獃著,他眼睛一時適應不了,只覺得明晃晃一片看不清四周景況。突然,噼里啪啦一陣鞭炮響過,程娃、董娃、蘇娃等獵債天下眾兄弟蜂擁上前,亂紛紛嚷著侯哥侯哥,兄弟們恭候多時,走走走,給你接風洗塵去。那輛黑色奔馳車已停在街對面,侯國林幾乎是被眾人抬到車前的,他急得直嚷:“各位小弟,放我下來,乾什麼乾什麼,誰讓你們放鞭炮的?”
  程娃:“侯哥,這是敖醉狗的主意,他說侯哥在裡面替大伙受苦,出來一定要隆重歡迎,放鞭炮衝衝晦氣。”
  “亂彈琴!”侯國林目光四顧,“他人呢?”
  董娃:“剛纔還在這裡,後來碰上一女的,說是他老婆,兩人一起朝農行儲蓄所方向去了。”
  侯國林沉起臉對司機:“車鑰匙給我,我帶他直接回縣城。”
  天全黑時,陳克勤走進簡氏羊肉湯館,老闆娘迎上前。
  “幾位?”“一位。”
  “那你靠窗坐吧。要啥?”“有現成的舀來,快點。”“那你來碗羊雜湯吧——我這裡的羊肉湯肉質細嫩,肥而不膩,溫而不火……”陳克勤坐下打斷:“好吧好吧,就來碗羊雜湯。”
  老闆娘去了,一女子走進湯館,徑直坐在其對面大聲道:“老闆娘,我也來一碗。”
  陳克勤抬頭:“姍姍,這麼巧?”
  “不巧。”
  陳克勤歉疚地低下頭,眼睛盯著桌腿不說話。
  老闆娘把兩碗羊雜湯端上桌,陳克勤吹開湯里的蔥花,撅起嘴嘗一口,喝湯喝出了響聲。“吃得很香嘛。”姍姍咬著牙道。陳克勤筷子停半空:“姍姍……”“還我父親!”“對不起,姍姍,怪我們工作沒做好……”“你還我父親!”姍姍話語帶著哭腔,“你不是市上下來的嗎?你不是拍著胸脯擔保我父親沒事的嗎?”“對不起……”“為什麼放了殺人凶手?”“我們目前沒有證據。”“抓我,抓我爸,你就有證據。現在我爸被人謀殺了,你卻沒有了證據?”“對不起……”
  “那我也對不起!”羅姍姍端起自己面前羊雜湯朝著“姓陳的”低垂著的頭就倒了下去,陳克勤被燙得大叫,跳起身直甩頭。姍姍哭著朝外跑。“姍姍,”陳克勤閉著眼喊,“我一定會抓到凶手,給你個交代。”羅姍姍在門口停下,轉過身:“姓陳的,我爸不會白死!”
  雨過天晴。
  警車駛進一松樹掩映、修葺一新的農家小院。派出所劉所長等同陳閔下車。劉所長對迎出來的農民道:“老伍,車放你這,別讓傻子亂碰。”
  “喔……喔……”農民點頭。劉所長:“順小溪前走是野雞坡,順山梁小路走是貓兒灣,沿途各有十來戶人家,我們分兩組,我和小閔一組,小陳與司機小軍一組,完了再到這集合。”
  陳克勤:“好,這地方我來過一次,小軍,我們順小溪走。”
  夕陽西下,走訪一天的兩小組在交叉路口相遇。劉所長問陳克勤你們那組找到秘錄筆了嗎?小陳搖頭,小閔說我們也沒有。四人回到農家小院,一進院壩,陳克勤發現羅姍姍和魯二棍坐在竹椅上,陳克勤問姍姍:“你怎麼上這來了?”姍姍頭扭一邊不開腔。魯二棍站起身:“這是你家呀?你來得老子們也來得。”陳克勤不接二棍的話,繼續對姍姍說:“姍姍,忘了他是什麼人了,怎麼和他攪混一起?”這話姍姍聽了沒反應,魯二棍聽了即刻暴怒,袖子一捲道:“說清楚,我是哪種人———今天當著我女朋友的面,你必須說清楚,否則……”話沒說完,沒說完的意思用噼噼啪啪一陣活動指關節的響聲替代。
  “噼噼啪啪……”又一陣掰指關節的聲音從陳克勤身後傳出,一隻溫柔的胖手把小陳輕輕撥開,閔璞卉上前:“魯二棍,剛出來幾天氣焰又囂張了,看來上次的事還沒服氣,來來來,怎麼比劃,本警官陪你。”
  “喲,鋼鐵警花……”魯二棍緊繃的肌肉一下鬆弛,暴怒的臉也變成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服氣服氣,咋敢不服氣,否則再給俺扣頂莫須有罪名圈進去真就是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了。”劉所長眼一瞪:“魯二棍,你在放什麼臭屁?”魯二棍故作委屈:“劉所長,你是不知道呀,”手指陳閔,“這兩位公安是專辦冤假錯案……”劉所長打斷:“閉嘴!再敢胡說八道我弄你進派出所信不?”見二棍被鎮住了,又問,“你不在家好好獃著,跑這乾什麼?”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絕境風光(三十五))
創作者介紹

迎賓館

gxpfwqmoaj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