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報記者 黃慧青 通訊員 俞都都
  看守所提審室里,樣貌普通,戴著眼鏡,神情自若的中年男子,用隻言片語回答著提問。他神情漠然,冷靜到像在講述別人的故事。他是廖建偉,曾在處長的位置上兢兢業業;也曾從一無所有成為了年利潤過千萬元的成功創業者,但美好的一切都因他的嗜賭而毀滅。最終,他欠下了1.9億元的高額賭債,被起訴詐騙,入獄7年。
  為人低調但沉迷彩票賭球
  廖建偉出生於1964年,20歲剛出頭就進入了某區政府機關。雖然剛踏上工作崗位時,廖建偉並不出挑,也沒有高學歷,但勤懇、踏實成為了他給領導、同事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1996年,隨著工作經驗的積累,業務水平的提升,廖建偉在事業上越發順風順水,當上了處長。年輕有為、平步青雲,廖建偉卻在大家羡慕的眼神中始終保持著低調,也正是這謙遜和氣的處事風格,讓他成為了同事們交口稱贊的好領導。
  然而,廖建偉有兩樣不為人知的愛好——買彩票和賭球。廖建偉說,在一次一次強烈的心跳聲中,他能感受到神經的亢奮、血液的奔騰,博彩所帶來的快感對其而言美妙無比。於是,他從偶爾為之到逢球必賭,逐漸沉迷於其中難以自拔。但賭博畢竟贏的少,輸的多,彩票中獎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對於一名公務員而言,如何承受得起這入不敷出的開支?廖建偉將目光聚焦在了單位公款上。
  “320萬,你全部用來償還賭債?”檢察官問。“其中一部分而已,剩下大部分用去買彩票了。”在廖建偉看來,只要有翻盤的可能,他就願意嘗試,如果彩票中獎,他不但可以償還所有債務,就連下輩子都能衣食無憂。
  抱著“翻盤”的美好“願景”,廖建偉從2003年1月到5月間,先後7次利用負責管理專用賬戶的職務便利,挪用了320萬元的現金。其結果可想而知,用於購買彩票的這筆錢白白打了水漂。廖建偉一邊惱怒運氣不佳,一邊四處籌錢歸還公款,但直到事發,仍有200餘萬元的缺口無法填補。廖建偉只能卸下處長的光環,2003年5月,他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企業年利潤超1500萬
  出獄後的廖建偉為了彌補對家人的虧欠,他決定從頭再來。這一次,他選擇當自己的老闆,開設了一家咨詢服務公司,主要提供財務方面的咨詢。
  功夫不負有心人,廖建偉的公司漸漸走上了軌道,幾個月後便有了盈利。廖建偉欣慰之餘不忘乘勝追擊,又借他人之名成立兩家同樣類型的公司。就這樣,他從落魄的階下囚一躍成為成功創業的公司老闆。廖建偉坦言,想要錢來得快,他不得不“另闢蹊徑”,聚攏資金幫助別家公司註冊登記、增資驗資,並從中獲得高額利息。然而,要提供足額的資金虛假註冊資本,手頭的流動資金可是關鍵。為了承接下一單單高利潤項目,廖建偉在沒有雄厚“家底”的情況下,開始向他人借款融資。
  廖建偉心中的第一人選叫胡愛琴,其丈夫與廖某有多年交情。廖建偉得知胡愛琴本人也經營著一家同類別的咨詢公司,且手頭非常寬裕,於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向胡愛琴及其丈夫拋出了橄欖枝。作為生意人,胡愛琴在明知其違規操作的情況下,還是以利益為先,她向廖建偉提出較高的月利率,且要單筆結清不許拖延。
  起初,雙方的業務往來在單筆200萬元—300萬元不等,而廖建偉總會在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里本金加利息全額歸還。胡愛琴見廖建偉如此爽快,加之兩家人長久以來的信任關係,便也從未要求他出具借條。漸漸地,兩人資金往來的頻率越來越高,少則幾百萬,多則上千萬,廖建偉靠著胡女士這位堅強後盾成功投資了一批回報率頗高的資產項目,使實際操控的三家企業年利潤相加超1500萬。
  除了生意上的接洽,廖胡二人的交情也日益深厚,但凡對方遇到了周轉上的困難,他們也會不遺餘力伸出援手。2013年9月,胡愛琴甚至還將7000萬元交給廖建偉供其使用,並約定2015年6月再歸還本利。這一利益互信的結果讓廖建偉感受到了手握巨資的安全感。然而,與這種踏實和平穩相悖的,是廖建偉身體里休眠已久的賭性開始蠢蠢欲動。
  想在澳門締造傳奇
  2013年11月,第一次陪同客戶來到澳門,廖建偉抑制不住狂喜,他想要在所謂的“天堂”里締造一個自我的傳奇。
  起初,廖建偉的賭資總數十萬元,廖建偉怎會甘心只在場子里跟風小賭?於是,他下註的籌碼越來越大,從幾十萬到幾百萬再到上千萬,“廖老闆”總是毫不猶豫,一擲千金。
  “往返頻率?”檢察官問。“一個月三到四次,基本上每周都會去。”說到這裡,廖建偉面露興奮之意。
  隨著賭博虧損越來越大,與廖建偉個人花銷混同的公司賬戶也已支撐不住。為了儘快歸還澳門當地所欠錢款,廖建偉以資金周轉或替他人增資驗資為藉口頻繁向胡愛琴借錢。而胡愛琴也從未對此產生懷疑,直至廖建偉的資產虧空到只能償還利息而無法交付本金。最終,一年間,這筆巨額欠款的數額定格在1.9億元。
  除了胡愛琴之外,廖建偉的另一大債主叫方潔。方潔本是青島人,因女兒在上海就學便舉家遷至本地,經營著一家飯店。兩人通過共同朋友相識,熟絡之後廖建偉以月利率6%到11%不等的高額利息向方潔借錢,方潔對如此利率自然心動不已,當場拍板願意將5000餘萬元的閑置資金交由廖老闆打理。事實上,方潔匯入其銀行賬戶的錢過不了多久就會成為廖建偉的賭資。
  不久,廖建偉的異樣被瞭解他的老朋友胡愛琴發現了,當她聽到風聲質問廖健華時,廖只是搪塞地回答:“小賭而已,並未過分”。同樣的,方潔也在廖建偉頻繁拖欠中覺察出蹊蹺。當兩大“債主”再次找到廖建偉要求其還款,並提出要提前抽回7000萬融資款時,廖建偉再也無法隱瞞賭博虧空的事實,將去年年底以來的所有虧損情況和盤托出。
  檢察官認為,廖建偉的行為應當納入刑法調整範圍,以詐騙罪對其依法提起公訴。  (原標題:一年賭掉1.9億,千萬富翁變“負翁”)
創作者介紹

迎賓館

gxpfwqmoaj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